云南省交通厅

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交通资讯>> 交通艺苑>> 交通文学
说说我的这些年
作者:李 霞      来源: -      时间:2019-07-12 10:35     点击数:      分享至:     打印文章

我的名字叫李霞,这个名字听上去像是一个姑娘的名字,但我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汉子。我是大理公路局巍山分局的一名养路工,以前是所长,党支部书记,去年底开始到扶贫队当驻村队员,还兼任巍山分局第二党支部书记。

我1997年参加工作,至今22年了,开始在一线站所养护公路,然后去高速公路当收费员,后来又去公路超限检测站当治超员,可以说一线的工作几乎干了个遍了。反正组织上叫干啥就干啥,自己是一名党员,服从组织安排和分配本来就是分内之事。掐指一算,我从剑川治超站调回巍山分局也已经6年了,在这几年里,我从一个收费治超老兵又干回养护老本行,开始确实很不习惯。记得我刚回来的时候,刚好遇到预防性养护专项工程施工,我的工作就是配合当时的洒油工老康专门进行洒油作业,当时也是好多年没有干养护工作了,觉得又累又危险,刚洒完一车,别的人都可以稍作休息,我们还要去机化站灌装热沥青,周而复始,当时就是觉得一天的时间怎么那么长,巍山的天气怎么那么热啊!每天工作结束,浑身差不多散架了。渐渐地,我又适应了养护工作,也逐渐从毛头小伙成长为道班“老资格”了,当年还很荣幸被评为先进工作者。

2015年,我们巍山分局接养了关巍二级公路,这条道路是连接大理和巍山乃至南涧、临沧的大动脉,日均车流都是超两万,是大理州数一数二的高车流的公路,我服从组织安排,到离家20多公里的河底街所挑起所长和党支部书记这两副担子。我们河底街所才有8个人,人太少!没办法,我只得是“又当爹来又当妈”,机械没人会操作,那机手就我来干吧,切割机没人操作,我先操作,反正我也有操作证书,安全员没人干,我先兼着。时间长了,我自己已经成了“万金油”,不过也带动了好几个“万金油”,可以说,我们8个人,几乎个个都是机手了。

每年开春,特别是大理三月街前后,气温开始回升,沥青公路开始进入养护的黄金期。前几年,贯入式修补工艺还没有被淘汰,太阳炙烤着路面,路面温度经常在四五十度以上,热沥青一喷洒,空气中就弥漫着呛人的沥青味。大家的工作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胸前背后都是一圈圈的盐碱花。一个工期下来,大家的脸都晒得特别黑。

日常的公路养护,虽然很辛苦,但我们都已经习惯了。我们最怕的就是雨季,一场雨,对别人来说,可能是一次美丽的邂逅,而对于我们而言,搞不好就是一场灾难。我已经记不清在雨中和我的小伙伴儿们抢险了多少次,只记得那些路段的塌方是塌了清、清了又塌,就为了给过往的驾驶员一个安全的行车环境。

2017年5月,一次集中养护,由于在山顶路段施工,一辆超重货车刹车不灵,把我们摆放在一公里以外的警示标志牌撞坏,造成8车连环相撞的事故,所幸没有造成人员死亡,我和我的小伙伴儿们赶紧帮助医护人员将受伤的驾驶员抬出来,又将事故现场清理干净。

2018年4月的一天,一辆运输啤酒的箱式货车右侧门突然自行打开,千余箱啤酒掉落在公路上,如果不立即采取行动清理现场,就会造成交通堵塞,还有可能带来难以想象的安全事故。我们的养护工们又一次冲锋陷阵赶到现场清理啤酒瓶,足足干了9个小时,收工时已是晚上十点多。

由于一年四季在路上忙碌,在集中养护期间,好长时间都不能回家看看老人和孩子,总觉得对家人特别是女儿有深深的愧疚。好几次女儿生病,我都没有回家照顾过她,在女儿的成长过程中也是经常缺席。我有些时候也对这份养护工作有过质疑、有过失望,特别是在家人最需要陪伴和照顾的时候。我都记不清有多少次,已是下班途中,辖区路段发生交通肇事,又接到电话赶往现场,等待车辆拖移结束,打扫现场,把各种碎片杂物和油污处理干净。每逢天降暴雨、山体滑坡、边坡塌方,身披雨衣,手拿铁楸就是我们的“必选动作”,在“人机”共同努力下,排除险情,路面畅通,大家才会放下心头的那块大石头。而这个时候,往往已经是后半夜了。

2018年,由于几个老职工退休,河底街管理所才有3名养护职工了,再也无法满足养护生产正常需求,分局决定将河底街所和大楼房所合并,成立大站所,机械化养护。我再一次服从组织安排,又换了个工作岗位,到文笔村当起了驻村工作队员。扶贫工作和养护工作天差地别,但我没有提出更多的异议。以前每天必做的事情是查路和养护,现在必做的事情变成了入户和统计,以前是和路打交道,现在和老百姓打交道,以前口中的名词是塌方、龟裂、坑塘和摊铺,现在的名词是建档立卡、五保低保、两不愁三保障、五净两规范……

我觉得人的一生没有那么多的大道理可讲,干一行喜欢一行就行了。到我们年老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把我们年轻时候的这些人、这些事讲述给我们子女听。刚开始只是把工作当作一个谋生的手段,时间干长了,慢慢也就有了感情,有了不舍。这也就把工作当成事业了,毫无怨言。

上一篇:永不褪色的特种兵唐光辉

下一篇:护道寻道走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