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交通厅

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交通资讯>> 交通要闻>> 本省交通要闻
云南民航第一代乘务员:12套制服40载飞行,芳华永留蓝天
作者:杨之辉 龚 涛      来源:     时间:2019-11-14 10:10     点击数:      分享至:     打印文章

云南民航第一代乘务员秦克英。龚涛 摄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在昆明飞安长水实训基地,伴随着众人清唱《感恩的心》,一辆摆有贴满照片蛋糕的餐车被推向刚刚完成教学任务的东航云南乘务应急教员秦克英面前,在她背后,掌声不断的响起……

秦克英,作为云南民航第一代乘务员,从豆蔻年华的少女时代到知命之年,40个春夏秋冬,40年风风雨雨,她用自己的真诚与热情在蓝天和高原间谱写出绚丽的乐章。

四十年的飞行生涯,四十载的民航之路,用空乘的视角见证了中国民航从成立到改革,从发展到壮大的变化,也感受到了中国从民航大国逐渐向民航强国奋发前进的艰辛历程。

云南民航第一代乘务员秦克英。龚涛 摄

那一年的花开岁月,她穿上军装走进了云南民航

1979年5月,正在重庆万州市(当时还是万县市)第二中读书的秦克英听说成都管理局七大队第四飞行中队来学校招收乘务员的消息后激动不已。

那个年代,去部队锻炼对于风华正茂的她们来说是一种崇高的梦想。

“但看完招收要求后,我难过了,他们只招高二的学生,但我当时才上高一,算是不符合条件,我那颗投身部队的火热之心,就这么被浇灭了。”但令秦克英没想到的是,机会总在不经意间又来到身边。

面试当天,招聘的考官们路过学校的灯光球场时,看见里边正在打球的秦克英,突然就被这个女孩子身上的那种青春与活力吸引住了。

云南民航第一代乘务员秦克英。龚涛 摄

“你去把那个7号叫出来,问问她愿不愿意加入部队,进入民航当一名空中乘务员。”秦克英现在还记得班主任后来转述当时招聘考官们的原话,“这让我不禁觉得,有些机缘,注定属于你。”

当时,15岁的秦克英与万州地区的另外6名女同学通过了面试、体能测试以及政审后,穿上了军装,走进了民航。

“我们5月底在接到初始培训的通知后便出发了,先是从万州坐船沿长江至重庆,再从重庆坐绿皮火车到了成都,最后坐一辆解放牌大卡车穿过了成都双流机场到达当时的3号院,我们一路走啊,一路唱啊,激动的心情都用歌声激昂在沿途的上空。”在回忆这段初进民航的历史时,秦克英的脸上依旧洋溢着追寻最初的梦想时那种甜蜜。

从一架飞机只能坐十几个人,到现在可以搭乘数百人了。秦克英还能历数,这些年里云南人乘坐过的那些飞机:从专业飞行到商务运输飞行,从苏安24,伊尔16到波音737-700、737-800、737MAX、787-9机型的转换。

云南民航第一代乘务员秦克英。龚涛 摄

第一次飞行,她去了首都北京

培训结束后,秦克英一行搭乘中队的安-24飞机来到了昆明。

“当时正值国庆前期,飞机落地的时候,透过窗户能看见整个机场开满了国庆花,真的是太美了!”就这样,这群来自外地的乘务姑娘们更加坚定的选择要留在这片美丽的土地。

秦克英的第一个航班执飞安-24从昆明到北京。“那还是个驻外航班,头一天一大早从昆明起飞首先经停武汉再到石家庄最后落地北京,到达北京的时间是当天下午4点多左右。”

“我们来到了首都北京啦!我们来到了天安门啦!”落地后,师父直接带我们去了天安门。第一次来到了梦寐以求的首都北京,来到了魂梦缠绕的天安门广场,欢呼雀跃,兴奋不已,又跳又笑。

说起第一次执飞的这班首都航线,秦克英记忆依然深刻,“到今天,唯一遗憾的是穿着军装没能和师父在天安门前拍张照。”

翻看上世纪八十年代秦克英的照片,朴素的蓝色制服,微卷扎起的头发,没有粉黛,非常清爽。

现为东航云南的资深客舱经理以及资深教员的她,回想起40年的飞行生活,第一次穿上制服时的兴奋,第一次执行乘务任务时的紧张,稳住乘客紧张情绪时的欣喜……点点滴滴的往事历历在目,令她无法忘怀。

云南民航第一代乘务员秦克英。龚涛 摄

伴随民航发展,她经历过12套制服变迁

40年的民航时光,秦克英已经经历了12套制服的变迁。

1979年她刚飞时穿的空军的军装,为第1套;1980年3月民航正式脱离部队后发了一套藏蓝色制服为她的第2套;随后中国民航为了树立空姐形象,全国统一空姐制服,分夏装、冬装和四套不同款式的连衣裙,非常大气时尚,夏装是天蓝色,冬装是墨绿色,一直穿到1988年,应该算第3、4、5套;1988年中央将民航划归企业,航空公司成立,云南航空于1992年7月20号正式挂牌,于是便有了云航空姐制服共5套;2002年11月云南航空被合并东航后又有了两套制服直至现在。

“我爱飞行,爱飞行的制服,每一套制服我都会仔细珍藏,这是我飞行的印迹,是我与天空结缘的最好证明。”秦克英这一代乘务员的职业历程,是云南民航人努力奋斗的缩影,他们将企业视作自己的家,坚守在飞越的每一个航点上,不论时差,跨越经纬,在平凡的岗位上不断实现着自己的人生价值。

一步步从乘务员走向乘务长再到客舱经理,秦克英用一个“定”字形容了乘务长这个客舱管理者的作用。

云南民航第一代乘务员秦克英。龚涛 摄

2016年5月的一天,秦克英执行昆明至北京航班。飞机下降进近时,受到风切变的影响,飞机复飞了。

此时,坐在31C座的旅客脸色突然就变了,双手紧握着坐椅两侧的扶手,身体还有些微微发抖。

“我当时正在观察客舱情况,突然发现这位旅客神情紧张地看着我,眼神里带有焦虑,我立即给他了些手势,传递给他我们是安全的信息,他才稍稍缓和一些。”飞机平稳后,秦克英立即来到了这位旅客身边,一边把一块热毛巾递给他,一边继续安慰他。

“当时如果不是那名乘务长给我指示,我真的差点挺不过去,她那坚定的眼神和临危不乱的职业手势,这让我感到信任,也很安心。”旅客事后感激地说道。

而正在热播的《中国机长》里,由袁泉扮演的乘务长毕男也正是用这样的做法去‘定’住了乘务组员的紧张情绪,‘定’住了旅客们对未知险情而产生的恐惧之心,‘定’住了整架飞机客舱内的种种险情。

云南民航第一代乘务员秦克英。龚涛 摄

“我们更愿意叫她‘秦妈’”

“飞行累不累?”“累。”

“想没想过放弃这个职业?”“从来没有。”

“是什么让你坚持这一路前行?”“教员的责任心吧。”

的确,空姐,这是多少花季少女的梦想,但在无比耀眼的光芒下,谁又能体会她们的辛劳。“乘务工作有苦也有乐,看着旅客乘兴而来、满意而归的笑容,再苦再累都觉得那是幸福。”

40年来,她用优质的服务品质、严谨的工作作风,演奏出一曲曲动人的乐章,同时也记录着云南民航的成长与变迁。

“飞行,让我实现着自己的梦想。飞行,让我更爱祖国的蓝天!”也许正是这种苦尽甘来的甜美,深深吸引着她,支持她不断走向明天…

从1985年秦克英担任教员至今,她带出的徒弟已经不计其数。

云南民航第一代乘务员秦克英。龚涛 摄

“秦老师是我来云南公司接触的第一位教员,也是至今我最希爱的一名教员,听她上课会让我感觉像是一位母亲在给自己的孩子温柔的诉说,于是学员们都亲切的称呼她为‘秦妈’。”马佳是东航云南公司的一名乘务长,现在的她也是东航云南教员组里的一名年轻教员。

说起自己的师父,马佳感受颇深,“在‘秦妈’身上,你能看到一种责任感,一种传承感,她愿意把她多年的经验和所学无私的传授给每一位学生,并希望她的学生也能带着这份传承影响到更多人,而我现在也是在这样做着。”

“从教34年来,‘秦妈’带过的学生已经在民航各企业担任着不同岗位上的重要角色。纵然职位不同,但在她们身上,你都能看到‘秦妈’所留下的些许影响。”

乘务员饶梓玉拉着秦克英的手说,“秦老师,今天是东航云南乘务员RT201958培训的最后一个班,也是你在东航执教的最后一个班,我们想把这份祝福送给你,感恩你40年来对民航的奉献,也感恩我们当过您的学生,任何时候,你都永远是我们最爱的‘秦妈’。”

此时,实训基地里掌声依旧不停,而秦克英的眼中已噙满了眼泪……

上一篇:交通运输部关于《水运工程环境保护设计规范》(JTS 149-2018)…

下一篇:云南民航第一代乘务员:12套制服40载飞行,芳华永留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