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交通资讯>> 交通艺苑>> 交通文学
记忆里的飘雪
作者:袁晓伟      来源:云南交通     时间:2021-01-22 15:00     点击数:      分享至:    

冷冷冬日里,与你偶然相遇,总会聊起那些飘雪的日子。笑望中多少岁月都飘成过往,好怀念记忆里的飘雪,往日时光总是分外的轻松。每一场飘雪,都可以满足孩子们的愿望,甚至惊艳了时光和温柔了岁月。

请允许回到记忆中的1983年年末。那场雪,或许是我至今目睹最空前的一场雪。

那时候,我随着父母,要走很长的山路,要跨过一座六孔的石拱桥,才可以看见去参加婚礼的那个村庄。看着很近,走起来却很远。在我记忆中,在父亲的家族里,总有几个被我唤作伯父、叔叔、哥哥、姐姐的人。

就在一位叔叔婚礼开始的那天夜里,雪纷纷扬扬落下,而且越下越大。到第二天清晨,屋顶、田园、山顶早已堆了厚厚的雪,到处是银装素裹,仿佛置身于一个奇幻的童话王国般的世界里面。

雪继续下着,天地间总是白茫茫的一片。不觉间,屋檐上出现一根一根长长的晶莹剔透的冰柱,我们会用竹竿去敲击,总会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在烤火的同时,有时我们也会溜出家门去。那时候,或许是没有堆雪人的理念,我和我的哥哥们在整场雪中只打了数场雪仗,始终没有去堆一回雪人。现在想起来或多或少有几分遗憾。

也许是年少和时间久远的缘故,我终究记不起那场雪下了几天。待我回家时,太阳出来了,琼楼玉宇的世界不见了。那场雪所带来的惊喜始终伴着我的成长,以致多年以后我还在寻找雪所留下的影踪。

请允许回到记忆中的1989年年末。无声的雪在无意间簌簌落下。一夜之间,就堆起一层厚厚的地毯,踩到上面不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那日下午,课是没法上了。在几个同学的组织下,我们十多人顺着崎岖小路攀上了一座山峰。一路上,我们用雪团打着雪仗,到处洋溢着欢乐的笑声。最后在一个山坳里,有人还生起火,火烧得旺旺的,不时有木柴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我们围坐在火堆旁,还玩起一些小游戏,输的人还要出节目,比如唱歌、背诗,学动物叫……那场雪,好像下了几天,以致把许多枯树都压倒了。

这些年来,总在异乡流浪。好多同学都难以遇见,甚至有的人都已不在人世。

请允许回到记忆中的1998年年末和1999年年初。那时候,我和我的一位同学已在离省城不太远的一个工地上参加实习。那场雪不是很大,却很柔美。很高兴第一次与我的师兄师姐们一起并肩公路施工。

多年以后回想起来,我非常感激师兄师姐的教诲,像一盏航标灯一直指引着我的前进之路。

请允许回到记忆中的2002年春节前夕。我还在离家400公里的工地上。原计划是不放假的,或许是那场雪,就把许多计划打乱了。就在那一夜,我们向着故乡的方向出发了。车辆驶过还有着残雪的泥泞山路,还可以看到远山的白雪皑皑。天气虽冷,心里很热,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回家的那颗热切之心。

回到故乡小城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上午了。我没有看到故乡的飘雪,更没有听到来自遥远的天籁之音,只看到渐渐老去的父母。

最后请允许回到记忆中的2014年年初。回想有雪有朋友有无限快乐的美好时光。很高兴可以看到雪压青松的画面,仿佛还听到雪花轻轻吟唱的声音;还可以踏雪寻梅,尤其有着我们快乐五人组合而携手走过,将会作为人生记忆里一段不灭的风景而永远珍藏。真的很感激很感恩,那一首《初雪》仿佛还写在昨天:

一夜惊醒,雪花纷飞,寒意袭人。不觉又是年关,遥望故乡,离别数年。

走出屋外,小径入园,人迹渐少。三家两家孩童,戏雪打闹,笑容美甜。

偶入山腰,积雪覆盖,分外妖娆。众山小寒意消,山谷之巅,梅花欢颜。

回忆是条琴弦,守着太多纪念。

听说你那里又下起雪,一片片在天空缤纷;仿佛轻轻落入我掌心,我只能慢慢地听雪落下的声音。在期盼岁月静好的日子里,在我们耳畔和内心最深处仿佛总会响起《往日时光》:

人生中最美的珍藏,正是那些往日时光。

虽然穷得只剩下快乐,身上穿着旧衣裳。

海拉尔多雪的冬天,传来三套车的歌唱。

伊敏河旁温柔的夏夜,手风琴声在飘荡。

如今我们变了模样,为了生活天天奔忙。

但是只要想起往日时光,你的眼睛就会发亮。

如今我们变了模样,生命依然充满渴望。

假如能够回到往日时光,哪怕只有一个晚上。

这座城,依然灯火辉煌,却飘起雪。雪花片片满天飞,万种柔情融化冰雪,真情永驻在心田。

上一篇:腊八闲话

下一篇:我们是新时代养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