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交通厅

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网约车办法”是多方共赢的新起点
作者:徐康明 苏奎      来源: 中国交通报      时间:2015-10-12 09:10     点击数:      分享至:     打印文章
 

    网约车内有平台、司机、乘客的不同利益诉求,外有巡租车、约租车的矛盾,发展与稳定需要平衡,企业利益与社会利益需要平衡,“网约车办法”只能求最大公约数,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将进一步逼近这个值。

    10月10日,广受社会期待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网约车办法”)终于面世了。按照交通运输部新闻发布会的介绍,起草过程历时9个多月,召开了30余次不同类型的座谈会、论证会及专题会议,多次征求了相关利益群体、地方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和国务院11个有关部门意见,既深入调查了中国当前实际情况,也总结借鉴了国内外经验教训,数易其稿,终得以成文。研读全文,笔者认为“鼓励创新、规范市场、保护乘客”是全文的核心思路,具体来说“网约车办法”有十大亮点。

    一是包容创新,“专车”获得了合法身份,成为全球第一个全国性的专车监管法规。“网约车办法”是政府顺应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市场自发创新而出,“网约车办法”实际为“专车”正了名,“专车”合法化就是最大的利好,也为市场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法律保障。

    二是统分结合,适应了城市交通地方性的特点。充分考虑了中国各地发展阶段、城市规模、交通状况等差异较大的现实,“网约车办法”既作为中央顶层设计确定了管理的基本原则,也体现了城市人民政府对于城市交通管理的主体责任,给地方留有充分自主权和政策空间,不搞“一刀切”,有助于各地因地制宜进行监管创新。

    三是科学定位,“网约车办法”第一次以法规的形式对小汽车出租类客运服务定位进行了表述。网约车发展应以优先发展城市公共交通为前提,各地应根据当地公共交通发展水平和交通、能源、环境等资源约束情况来决定网约车发展的基本思路。

    四是分类监管。网约车与传统的巡游出租车都是小汽车出租客运服务,但网约车与巡租车的差异不仅是在招租方式上,更重要的是其解决了运输交易信息不对称带来的服务选择性问题,从而在相当程度改变了随机交易导致的市场机制失灵问题。因此,“网约车办法”充分考虑了网约车的不同交易特征,设置了与传统巡游出租车迥异的监管机制,给市场机制以更大的发挥空间,对巡租车和网约车进行分类监管。

    五是差异发展。网约车发展必须考虑中国出租车存量庞大和矛盾突出的现实,不考虑这个实际就难以解决改革和稳定的关系。“网约车办法”确定了“差异发展、逐步融合”的原则,循序渐进,稳妥处理新老业态的利益关系。

    六是明确责任。由于网约车“网络平台+个体司机”的特殊产业组织形态导致网约车很容易出现责任主体不清,“网约车办法”明确了网络平台经营者作为运输服务的承运人,承担运输服务风险的“兜底”责任,解决了网约车特殊组织形态下个体司机运输风险责任与承担能力不匹配的问题,有利于保护乘客和司机的利益。

    七是保护乘客。可以说保护乘客各项合法权利是整个“网约车办法”的中心,贯穿始终。通过规范网约车经营行为,保障乘客的服务安全和信息安全等。如通过设置基本的车辆和人员资质要求,为运输安全提供有效的前端保障;要求充分的保险和建立安全基金,从而为安全提供可靠的后端保障。更值得注意的是,“网约车办法”针对网约车的特点,还特别要求不得违规采集、利用和泄露乘客个人信息和国家安全信息,以保障乘客的个人隐私权利。

    八是支持共享。合乘(也叫“拼车”、“顺风车”)是城市交通领域最能体现共享精神的形式之一,既有利于城市交通和环境,也有利于社会信任的建立,应该予以支持发展。“网约车办法”第一次在全国层面对合乘进行了界定,为在全国发展合乘提供了法律基础。

    九是联合监管。传统的部门监管、地方监管已不能适应“互联网+”的时代要求,网约车监管涉及8个部门,“网约车办法”明确了联合监管机制,是交通领域跨地域、跨部门信息化联合监管的第一次尝试,可促进部门间沟通与协调机制的完善,从长期来看也必将提升政府整体管治能力。

    十是发展增量,以增量促进存量改革。“网约车办法”其意义不仅限于网约车业,更是出租车改革的关键一环,是中国改革开放“增量改革”成功经验的又一次实践,以中央确定的“互联网+”行动计划为契机,通过发展网约车增量促进出租车存量改革,解决因利益固化,巡游出租车长期不能解决的“打车难”、司机企业利益关系调整难等问题。

    网约车监管在全世界都是一个新生事物,如何监管一直争议不断,世界各国也是有堵有疏,顺了姑心失嫂意,势必难以两全。更困难的是,“网约车办法”面对的不是一个空白市场,而是一个已经“野蛮生长”到相当规模的现实,如何做好存量的过渡,“网约车办法”尚未涉及。此外,互联网平台与司机的关系等问题在欧美国家仍悬而未决,中国不同利益方应该也会有不同的看法。监管层级与本地化服务如何适应移动互联网的新特征还需要听取各方意见。

    网约车内有平台、司机、乘客的不同利益诉求,外有巡租车、约租车的矛盾,发展与稳定需要平衡,企业利益与社会利益需要平衡,“网约车办法”只能求最大公约数,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将进一步逼近这个值。经过各方努力,笔者相信“网约车办法”是多方共赢局面形成的一个新起点。

    作者徐康明系上海三亦城市规划设计有限公司教授,苏奎系广州市交通委员会客运管理处处长。

上一篇:乘风破浪正当时 直挂云帆济沧海 王云山就做好水运“十三五…

下一篇:【春城晚报】昆明到重庆高铁两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