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交通资讯>> 交通艺苑>> 交通文学
柳笛与清明
作者:马小宁      来源: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时间:2017-04-07 11:24     点击数:      分享至:    

 

  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春天来了,谁也遮不住春天绽放的容颜,谁也挡不住春天前行的脚步。
  春天的脚步踢碎了小河的坚冰,坚冰消解,河水的暗哑声变得清爽起来,渐渐流成一种潺湲明朗的声音,春泥中的浅荇也开始萌发出沁人的绿。村妇、村姑们开始到河边浣衣,浣衣的砧声打破了春天的宁静,融进春的温暖里;挎着竹篮的小姑娘采撷野菜后款步归来,那一篮子的碧绿就是一篮子的春天。人们浅笑的回眸里贮满了春的柔情,温暖在人间传递,水汽在空中浮漾。
  柳条儿完全泛绿了,变软了,变柔了,它在春风中摇曳起柔情的风姿。它要摇掉自己冬夜里的残梦,它要摇醒自己春日里的媚眼。没过几天,一根根枝条上出现了一簇簇的嫩黄,那是一种绒绒的鹅黄,那便是柳枝的眼睛,一只只注满了柔情的眼睛。几多媚眼几多情,它们傲然绽放在春风里,尽情地飘,尽情地摇。真个是“杨柳风轻,展尽黄金缕”,柳枝款摆的柔软是一种情态、一种风韵、一种柔性之美。
  刷啦啦,忽然来了一阵小雨,空气润润的湿湿的,柳堆轻烟,仿佛在做着一帘幽梦,天空静美得如一块水晶。仿佛只是一夜之间,春雨便催生出翠绿,那翠绿遮掩了鹅黄。春风起处,河岸垂柳纷披的枝条潮涌般滚动,活脱脱地演绎出一个诗意的词汇——柳浪,柳浪的梢头是滚动的春潮。
  春潮把季候推到了清明,黄鹂开始在柳行里鸣叫,这翡翠般的鸟儿是柳的灵魂啊,它的声音清脆响亮,划破了清空,把一种神韵注入进飘逸的柳林里。同时鸣响的还有柳枝们自己,清明前后,木质的柳枝会出现一种特有的离骨现象,即柳皮与柳骨相脱离。这时采下一根柳枝轻轻捻动它切断的一头,柳皮便会从柳枝上脱落,截取适当的长度,含在口中便可以吹出不同的哨音,这就是我们孩提时代的玩具——柳笛。
  故乡清明节的前一天,孩子们都要到河边、山上去采摘柳枝、松枝、树叶等,他们一边采摘这些物什一边将折下的柳枝做成柳笛吹着玩儿,大地上的柳哨声此起彼伏,遥相呼应,柳枝的鸣响是春天对大自然发出的呼喊。
  清明节那天早晨,孩子们一大早就起床了,他们把采摘的柳枝、松枝、树叶等用一条小绳系在柳枝的梢端,再将另一端插在自家的屋脊上,使垂下的东西恰好对着厨房里的“灶头”,然后一起走上街头,聚围成圈,一边吹柳笛一边喊着:“柳枝松枝吊屋下,蝎子蜈蚣不到家……”念过符咒,孩子们一个个地尾随着大人们上山去踏青,那可是幸福的一天啊,他们有的撒欢似地跑在野地里,有的跟在放青的牛羊后面,柳笛声响遍四野,仿佛在呼唤漫山遍野的绿色快快到来。
  有调皮的孩子硬生生地骑在自家蹒跚的牛背上,来一个牧笛横吹的姿态,好像真的就有了那种神韵,那笛音活生生地演绎出“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的诗意场景,黄牛驮着牧童仿佛是从远古里划出的一条生命之船,沐浴在朝阳之下,沐浴在慈祥的春风里,正扬帆驶向未来。这场景让人禁不住产生一种联想———其实在生命的季节里,人的一生就是如此简单,我们从远处走来,然后再走向远处。
  还有人在田野里放起了纸鸢,柳笛便鸣响在半空,似在蓝天里呼唤着苏醒的大地。
  过了清明这一天,开青的耕牛就会拖着犁耙遍地跑了,犁铧翻卷着泥土,而泥土又在呼唤着一代一代的子民——“清明前后,栽瓜种豆”,种植的季节到来了。

上一篇:省公路局党委对楚雄公路局开展党风巡察

下一篇:水墨清明